欢迎访问:   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
首页 七匹狼 琪瑞大厦 祺瑞大厦 祁圣路口 祁湾 服务热线:
    推荐业务

七匹狼

琪瑞大厦

祺瑞大厦

祁圣路口

祁湾

齐王村

齐王庙

气象管理处

 

    战国策战国策·齐策六_全文_翻译 - 查字典诗词网

  语文、作文、板报等APP

  1、间接输入br>

  2、扫描二维码,用手机

  拜候查字典手机版

  齐负郭之民有孤咺者

  原文:齐负郭之民有孤狐咺者,正议闵王,斮之檀衢,苍生不附。齐孙室者陈举婉言,杀之东闾,宗族离心。司马穰苴为政者也,杀之,大臣不亲。以故燕举并,使昌国君将而击之。齐使向子将而应之。齐军破,向子以舆一乘亡。达子收余卒,复振,与燕战,求所以偿者,闵王不愿与,军破走。

  王奔莒,淖齿是之曰:“夫千乘、博昌之间,反数百里,雨血沾衣,王知之乎?”王曰:“不致。”“嬴、博之间,地坼至泉,王知之乎?”王曰:“不知。”“人有当阙而哭者,求之则不得,去之则闻其声,王知之乎?”王曰:“不知。”淖齿曰:“天雨血沾衣者,天以告也;地坼至泉者,地以告也;人有当阙而少者,人以告也。六合人皆以告矣,而王不知戒焉,何得无诛乎?”于是杀闵王于鼓里。

  太子乃解衣免服,逃太史之家为溉园。君王后,太史氏女,知其贵人,善事之,田单以即墨之城,破亡余卒,破燕兵,绐骑劫,遂以复齐,遂迎太子于莒,立之认为王。襄王即位,君王后认为后,生齐王建。

  译文:齐国有一个棚户穷户叫孤咺,婉言攻讦国度,齐闵王把他处死在檀衢法场之上,苍生不服;齐国的宗室陈举攻讦国度,齐闵王把他处死在东闾法场之上,宗族离心;司马穰苴执政,齐闵王又把他处死了,大臣不亲附。因而,燕国乘机出兵,派昌国君乐毅统率,进攻齐国。齐国派触子带兵挑战,齐军大北,触子只剩下一辆车子逃跑了。达子调集了残存的士兵,又与燕军作战,他要求发给士兵偿金,齐闵王不愿,成果齐军大北而逃。

  齐国王逃到莒国,相国淖齿指摘闵王说:“千乘与博昌之间方圆数百里内,天上下着血雨沾衣,君王可晓得吗?”闵王说:“晓得。”问:“赢、博两地之间地裂泉涌,君王可晓得吗?”闵王说:“晓得。”又问:“有人在宫门前啜泣,去寻找则不见有人,走开又听见声音,君王可晓得吗?”闵王说:“晓得。”淖齿说:“全国血雨沾衣,这是上天警告您;地裂泉涌,这是大地警告你,有人在宫门前啜泣,这是人们警告你。天、地、人都警告你,可是君王还不知鉴戒,怎样能不遭赏罚呢?”于是杀闵王于莒地鼓里。

  太子就改换了服装,逃到一个姓太史的人家里,为他们灌菜园,浇果树。太史家的女儿认出他不是一般常人,很好地款待他。齐将田单率领即墨城的残兵败将,诈骗燕将骑劫,大破燕兵,恢复了失地,于是在莒地驱逐太子,立他为襄王,襄王就立太史家的女儿为王后,生下齐王建。

  天孙贾年十五

  原文:天孙贾年十五,事闵王。王出走,失王之处。其母曰:“女朝出而晚来,则吾倚门而望;女睦出而不还,则吾倚闾而望。女今事王,王出走,女不知其处,女尚何归?”天孙贾乃入市中,曰:“淖齿乱七国,杀闵王,欲与我诛者,袒右!”市人从者四百人,与之诛淖齿,刺而杀之。

  译文:天孙贾十五岁了,侍奉齐闵王。这时燕国打进都城,闵王逃跑了,天孙贾不知闵王逃到何处。他的母亲对他说:“你早出晚归,我就倚着家门盼愿你回来;比及晚上你还未归,我就倚着闾门盼愿你回来。你此刻侍奉大王。大王逃跑了,你不知他逃到何处,你为什么还回家来呢?”天孙贾于是走到市场上,说:“淖齿在齐国作乱,杀了闵王,谁跟我去伐罪淖齿的,就脱下左边的衣袖!”市场上跟从去的有四百人,都去伐罪淖齿,终究杀掉了淖齿。

  原文:燕攻齐,取七十余城,唯莒、即墨不下。齐田单以即墨破燕,杀骑劫。初燕将攻下聊城,入或谗之。燕将惧诛,遂保守聊城,不敢归。田单攻之岁余,士卒多死,而聊城不下。

  鲁连乃书,约之矢以射城中,遗燕将曰:“吾闻之,智者不倍时而弃利,懦夫不怯死而灭名,奸臣不先身尔后君。今公行一朝之忿,掉臂燕王之无臣,非忠也;杀身亡聊城,而威不信于齐,非勇也;功废名灭,后世无称,非知也。故知者不再计,懦夫不怯死。今死生荣辱,尊卑贵贱,此其一时也。愿公之详计而无与俗同也。且楚攻南阳,魏攻平陆,齐无南面之心,认为亡南阳之害,不若得济北之利,故定计而苦守之。今秦人下兵,魏不敢东面,横秦之势合,则楚国之形危。且弃南阳,断右壤,存济北,计必为之。今楚、魏交退,燕救不至,齐无全国之规,与聊城共据期年之弊,即臣见公之不克不及得也。齐必决之于聊城,公无再计。彼燕国大乱,君臣过计,上下利诱,栗腹以百万之众,五折于外,万乘之国,被围于赵,壤削主困,为全国戮,公闻之乎?”今燕王方寒心独立,大臣不足恃,国弊祸多,民气无所归。今公又以弊聊之民,距全齐之兵,期年疑惑,是墨翟之守也;食人炊骨,士文件北之心,是孙膑、吴起之兵也。能以见于全国矣!

  “故为公计者,不如罢兵休士,全车甲,归报燕王,燕王必喜。士民见公,如见父母,交游攘臂而议于世,工业可明矣。上辅孤主,以制群臣;下养苍生,以资说士。矫国革俗于全国,功名可立也。意者,亦捐燕弃世,东游于齐乎?请裂地定封,富比陶、卫,世世称孤寡,与齐久存,此亦一计也。二者显名厚实也,愿公熟计而审处一也。

  “且吾闻,效末节者不克不及行大威,恶小耻者不克不及立荣名。昔管仲射桓公中钩,篡也;遗令郎纠而不克不及死,怯也;束缚枷锁,辱身也。此三行者,乡里欠亨也,世主不臣也。使管仲终穷抑,幽囚而不出,惭耻而不见,穷年没寿,不免为辱人贱行矣。然而管子并三行之过,据七国之政,一匡全国,九合诸侯,为五伯首,名高全国,光烛邻国。睬沫为鲁君将,三战三北,而丧地千里。使曹子之足不离陈,计掉臂后,出必死而不生,则不免为败军禽将。曹子以败军禽将,非勇也;功废名灭,后世无称,非知也。故去三北之耻,退而与鲁君计也,曹子认为遭。齐桓公有全国,朝诸侯。曹子以一剑之任,劫桓公于坛位之上,颜色不变,而辞耆不悖。三战之所丧,一朝而反之,全国振动惶恐,魏信吴、楚,传名后世。若此二公者,非不克不及行末节,死小耻也,认为杀身绝世,功名不立,非知也。故去忿恚之心,而成重申之名;除感忿之耻,而立累世之功。故业与三王争流,名与天壤相敝也。公其图之!”

  燕将曰:“敬闻命矣!”因罢兵到读而去。故解七国之围,救苍生之死,仲连之说也。

  译文:燕国进攻齐国,夺得七十多座城,只要莒和即墨还未攻下。齐将由单就以即墨无限的残兵打败了燕国,杀了燕将骑劫。

  当初,燕国乐毅的部将攻下齐国的聊城,有人在燕王面前说他的坏话,燕将害怕被杀,便留守在聊城,不敢前往燕国。田单进攻聊城一年多,士卒多已战死,而聊城仍攻不下。

  和事老于是给燕将写了一封信,把信绑在箭杆上,射进城中。信上说:“我传闻,伶俐的人不去做违背时势、有损好处的事,英勇的人不去做害怕死去而毁掉荣誉的事,尽忠的臣子不先顾本人尔后顾国君。此刻您为了一时的激怒,掉臂燕王失掉一位大臣,这不是尽忠;牺牲本人,得到了聊城,并没有在齐国表示出本人的声威,这不是英勇;战功被烧毁,名望被扑灭,后世不称颂,这不是伶俐。所以,伶俐的人不犹豫不决,英勇的人不怯懦怕死。此刻,死、生、荣、辱、尊、卑、贵、贱,这八个方面,得失,选择在此一时。但愿您细心考虑,切不成听取粗俗之见。

  “何况楚国进攻齐国的南阳,魏国进攻齐国的平陆,齐国已无心南顾,认为失掉南阳的害处不如收回聊城的益处大,所以决计要收回聊城。此刻秦国派兵支援齐国,魏国不敢东攻齐国的平陆,如许,齐、秦连横之势已成,楚国形势就求助紧急。再说,齐国放弃南阳、平陆,坚定要收回聊城,他们必定要尽一切力量来实现这一打算。此刻楚、魏两国已都已退军,燕国救兵不到,诸侯中没有一国要图谋齐国的,齐、燕在聊城已对峙一年,两边都已怠倦,我认为您是无法抵御齐国的。齐国必然要在聊城决一胜负,您万万不要优柔寡断。此刻燕国大乱,君臣失策,上下糊涂。燕将栗腹率百万之众,却屡战屡败,万乘的燕国,被赵国围困,河山削减,君主穷困,被诸侯所耻笑,您可曾晓得?此刻,燕王正惶惶不安,孤立无援,大臣不成依托,国度怠倦,祸害日多,民气狼藉,无所归向,您又以残缺的聊城与齐国大军匹敌,整整一年不克不及得救,这只是和墨子一样地长于防守;现今和平已十分艰辛,以报酬食,以骨为柴,但士卒苦守,决无二心,这乃是孙膑、吴起锻炼的士卒,这一切曾经为诸侯所共见。

  “所认为您考虑,不如寝兵休兵,保全战车、甲胄,去报答燕王,燕王必喜。士民看见您将如见到父母,伴侣会兴奋地众口嘉奖您,您的功业能够显扬。您对上辅助孤立无援的国君,以节制群臣;对下养育苍生,以协助游说之士。鼎新政治,移风易俗,功名便能够传说风闻于全国。或者,您就丢弃燕国,掉臂谈论,去到齐国哩!我能够请求分给你封地,并确定爵位,富有能够与陶朱公范蠡、子贡比拟,世世代代享有诸侯那样的威名,与齐国共存亡,这也是一种筹算。这两者,能够显立名声,获得实惠,但愿您细心考虑,稳重地选择一下。

  “并且我传闻,特地留意细微小节的人,是做不出有威望的大事的;不克不及忍耐小的的耻辱的人,是成立不起荣誉和美名的。畴前,管仲射杀齐桓公,射中了他的带钩,这是篡逆;他掉臂及令郎纠而不殉难,这是怯懦;当前又带上脚镣手铐,这是受辱。‘篡逆’、‘怯懦’、‘受辱’这三件事,老乡都嫌卑下,因此不与他交往,诸侯也不情愿要他为臣。若是管仲终身穷困抑郁,囚居而不出门,惭愧而不见人,那末,他这一辈子也不外只做一些丢人现眼、卑贱低下的事而已。可是管仲虽兼有如许三件错事,但仍然控制了齐国的政权,匡正全国,纠合诸侯,并协助齐桓公成为五霸之首,美名宣扬于全国,辉煌照射于邻国。曹沫是鲁国的将军,三战三败,失地千里,若是曹沫其时永久不分开疆场,不去考虑当前,出战只知拼死,不知求生,则不外做一个战胜被擒的将领而已。曹沫做一个战胜被擒的将领,这不是英勇;功业烧毁,名声耗费,后世无人称道,这不是伶俐。所以,曹沫掉臂三战三败的耻辱,退而与鲁君合谋。齐桓公是诸侯之首,被诸侯朝拜,而是曹沫只凭着一支宝剑,便挟持桓公于葵丘的会盟坛上,面不改色,理屈词穷。三战三败所失的地盘,一会儿完全收复,全国震动,诸侯惶恐,声威远及吴、楚,名声传于后世。象管仲、曹沫这两人,并不是不克不及遵行末节,为小耻而死,他们认为与世长辞,功名不立,这不是伶俐。所以能去掉仇恨之心,成绩了终身之名;掉臂些微之耻,成立了千载功业。因而,其功业与禹、汤、文武三王争高下,名声与六合共存亡。但愿您加以考虑!”

  燕将说:“遵命!”于是休战撤军而去。所以,解除齐国之围,救民于水火的,是和事老这一番游说之辞啊!

  原文:燕攻齐,齐破。闵王奔莒,淖齿杀闵王。田单守即墨之城,破燕兵,复齐墟。襄王为太子征。齐以破燕,田单之立疑,七国之众,皆以田单为自立也。襄王立,田单相之。 过

  淄水,有白叟涉淄而寒,出不克不及行,坐于沙中。田单见其寒,欲使后车分衣,无能够分者,单解裘使义之。襄王恶之,曰:“田单之施,将欲以取我国乎?不早图,恐后之。”摆布顾无人,岩下有贯珠子,襄王呼而问之曰:“女闻吾言乎?”对曰:“闻之。”王曰:“女认为何若?”对曰:“王不如因认为己善。王嘉单之善,命令曰:‘寡人忧民之饥也,单收而食之;寡人忧民之寒也,单解裘而衣之;寡人忧劳苍生,而单亦忧之,称寡人之意也。’单有是善而王嘉之,善单之善,亦王之善已。”王曰:“善!”乃赐单牛酒,嘉其行。

  后数日,贯珠者复见王曰:“王至朝日,宜召田单而揖之于庭,口劳之。乃布令求苍生之饥寒者,收谷之。”乃令使人听于桑梓同乡,闻丈夫之相与语,举曰:“田单之爱人!嗟,乃王之教泽也!”

  译文:燕国打败了齐国,齐闵王逃到莒地,齐相淖齿杀死了闵王。齐将田单守住即墨,以即墨的残兵,打败了燕军,收复了齐国的失地。其时齐襄王立为太子,逃跑躲藏起来。后来齐国已打败了燕国,田单对于立襄王为国君优柔寡断,齐国人都认为田单想立本人为国君。当前襄王被立为国君,田单做了相国。

  一次,过淄水时,田单看见一个白叟涉水,受不住寒冷,出水后,不克不及行走,坐在沙岸上。他看见白叟身体寒冷,便想让后车的人分给他一些衣服;可大夥分不出衣服来,田单就把本人的皮衣脱下来给白叟穿。回到宫里,襄王很不欢快,说:“田单在皋牢人,是想要篡夺国度的大权吗?若是不早点想法子,生怕他会先下手。”襄王看摆布无人,只在殿堂下有一个串珠的匠人,便把匠人叫住,问他:“你听到我的话了吗?”匠人回覆说:“听到了。”问:“你认为怎样样?”回覆说:“大王不如因而而把它作为本人的长处。”问:“这是什么意义?”回覆说:“您大王就奖励田单的长处,命令说:‘我担忧老苍生挨饿,田单便收养他们,给他们饭吃;我担忧老苍生受冻,田单便脱下本人的皮衣给他们穿;我担忧老苍生劳苦,田单也忧念他们,很合我的心意。’田单有这些长处,大王奖励他。因而,奖励由单的长处,也就是奖饰大王的长处。”襄王说:“好。”于是,赐给了田单牛和酒,奖励他的行为。

  过了几天,串珠的匠人又来参见襄王,说:“大王上朝时,该当召见田单,在大庭之中以礼相待,亲劳他。”于是襄王发布号令,收留饥寒的苍生,供养他们。又派人到群众中去,听取他们的谈论,他们都说:“田单爱老苍生,这是大王教诲的成果啊!”

  貂勃常恶田单

  原文:貂勃常恶田单,曰:“安平君,小人也。”安平君闻之,故为酒而召貂勃,曰:“单何故获咎于先生,故常见誉于朝?”貂勃曰:“跖之狗吠尧,非贵跖而贱尧也,狗固吠非其主也。且今使公孙子贤,而徐子不肖。然而使公孙子与徐子斗,徐子之狗,犹时攫公孙子之腓而噬之也。若乃得去不肖者,而为贤者狗,岂特攫其腓而噬之耳哉?”安平君曰:“敬闻命。”明日,任之于王。

  王有所幸臣九人之属,欲伤安平君,相与语于王曰:“燕之伐齐之时,楚王使将军将万人而佐齐。今国已定,而社稷已安矣,何不使使者谢于楚王?”王曰:“摆布孰可?”九人之属曰:“貂勃可。”貂勃使楚。楚王受而觞之,数日不反。九人之属相与语于王曰:“夫一人身,而牵留万乘者,岂不以据势也哉?且安平君之与王也,君臣无礼,而上下无别。且其志欲为不善。内牧苍生,循抚其心,振穷补不足,布德于年;外怀戎翟、全国之贤士,阴结诸侯之雄俊豪英。其志欲无为也。愿王之察之。。”异日,而王曰:“召相单来。”田单免冠徒跣肉袒而进,退而请极刑。五日,而王曰:“子无罪于寡人,子为子之臣礼,吾为吾之王礼罢了矣。”

  貂勃从楚来,王赐诸前,酒酣,王曰:“召相田单而来。”貂勃避席顿首曰:“王恶得此亡国之言乎?王上者孰与周文王?”王曰:“吾不若也。”貂勃曰:“然,臣固知王不若也。下者孰与齐桓公?”王曰:“吾不若也。”貂勃曰:“然,臣固知王不若也。然则周文王得吕尚认为太公,齐桓公得管夷吾认为季父,今王得安平君而独曰‘单。’且自六合之辟,民人之治,为人臣之功者,谁有厚于安平君者哉?而王曰‘单,单’。恶得此亡国之言乎?且王不克不及守先王之社稷,燕人兴师而袭齐墟,王走而之成他阳之山中。安平君以惴惴之即墨,三里之城,五里之郭,敝卒七千,禽其司马,而反千里之齐,安平君之功也。当是时也,阖城阳而王,城阳、炎天莫之能止。然而计之于道,归之于义,认为不成,故为栈道木阁,而迎王与后于城阳山中,王乃得反,子临苍生。今国已定,民已安矣,王乃曰‘单’。且婴儿之计不为此。王不亟杀此九子者以谢安平君,否则,国危矣!”

  王乃杀九子而逐其家,益封安平君以夜邑万户。

  译文:齐人貂勃常说田单的坏话,他说:“安平君田单是个小人。”安平君传闻后,出格备了宴席,请貂勃赴宴,田单说:“我有什么获咎了先生的,为什么先生常常在野廷中跟我过不去啊!”貂勃说:“盗跖的狗向尧狂叫,并不是狗尊重盗跖,鄙夷尧帝,狗本来是向不是他仆人的人狂叫的。若是我说公孙子贤达,徐子无能,让他们互相争斗起来,徐子的狗仍是会去抓公孙子的小腿肚子,去咬他的。至于让那只狗分开无能的人,寻找贤达的人当它的仆人,那岂止仅仅是咬小腿肚子呢?”安平君田单说:“敬从您的指教。”第二天,他上朝便向齐王保举了貂勃。

  齐王有九个宠爱的大臣,他们想诬蔑安平君,就互相在齐王面前说:“燕国进攻齐国时,楚王派将军率领了一万大军支援齐国,此刻国度曾经安靖,为什么不派青鸟使去酬报楚王呢?”齐王说:“派谁去合适呢?”这九个宠臣说:“貂勃能够。”貂勃便出使楚国,楚王欢迎了他,而且设席款待他,好几天后,他没有回国。这九个宠臣又互相在齐王面前说:“貂勃这个通俗的人,被万乘之君楚王挽留,这莫非不是由于他仗着国内田单的势力吗?”何况安平君看待大王,不遵君臣之礼,没有上下之别,他心里是想要图谋不轨啊,您看他,皋牢苍生,收买人心,布施贫民,补助坚苦户,对内给人民以小恩小惠,对外怀柔异族及诸侯的贤士,暗地里交结诸侯中的豪杰好汉。他的阴谋可不小啊!但愿大王细心审查。”另一天,齐王突然命令:“要丞相田单来。”田单没有戴帽子,没有穿鞋子,半显露身子,打着赤脚,惊慌地去请罪,退出时又请求极刑。五天当前,齐王说:“你没有罪,你仍是行你的臣子之礼,我仍是行我的国君之礼,就如许吧!”

  貂勃从楚国回到了齐国,齐王设席款待他,当酒兴正浓时,齐王说:“去叫丞相田单也来。”貂勃分开坐席,行大礼参拜,说:“大王怎样说出这种亡国的话来啊!大王跟周文王比拟,怎样样呢?”齐王说:“我不如。”貂勃说:“我本来就晓得您不如。那末,跟齐桓公比又怎样样呢?”齐王说:“我不如。”貂勃说:“我本来就晓得您不如。那末,周文王获得了吕尚,尊他为太公;齐桓公获得了管夷吾,尊他为季父。此刻大王获得了安平君,为何叫他的名字‘单’,从开天辟地,有人类以来,做臣子的功绩,谁能胜过安平君呢?可是,大王竟然叫他的名字‘单’。大王说出这种亡国的话来啊?并且当初大王不克不及保住本人的国度,燕人出兵加害齐国,您逃到城阳山中,安平君凭着区区即墨的三里之城,五里之郭,率领着七千怠倦的士卒,俘获了燕将司马,收复了千里的失地,这都是安平君的功绩。在那时,若是他挟持在城阳的襄王,而自立为王,诸侯也不克不及阻遏他。可是,安平君完全从道义出发,认为不克不及如许做,所以构筑栈道,从城阳山中驱逐了大王和王后,您这才能前往都城,管理国度。此刻国度曾经安靖,您却直呼安平君的名字‘单’,就是小孩子也不会如许做的。大王还不赶紧杀掉这‘九人帮’,向安平君报歉。否则的话,国度前途就危险了。

  齐王于是杀掉这九个宠臣,摈除他们的全家,又把夜邑万户之地封给安然君。

  原文:田单将攻狄,往见鲁仲子。仲子曰:“将军攻狄,不克不及下也。”田单曰:“臣以五里之城,七里之郭,破亡余卒,破万乘之燕,复齐墟。攻狄而不下,何也?”上车弗谢而去。遂攻狄,三月而不克之也。

  齐婴儿谣曰:“大冠若箕,休剑拄颐,攻狄不克不及,下垒枯丘。”田单乃惧,问鲁仲子曰:“先生谓单不克不及下狄,请闻其说。”鲁仲子曰:“将军之期近墨,佐而织蕢,立则丈插,为士卒倡曰:‘可往矣!宗庙亡矣!云曰尚矣!归于何党矣!’当此之时,将军有死之心,而士卒无生之气,闻若言,莫不挥泣奋臂而欲战,此所以破燕也。当今将军东有夜邑之奉,西有甾上之虞,黄金横带,而驰乎淄、渑之间,有生之乐,无死之心,所以不堪者也。”田单曰:“单有心,先生志之矣。”

  明日,乃厉气循城,立于矢石之所,乃援桴鼓之,狄人乃下。

  译文:田单将要进攻狄城,去参见和事老,和事老说:“将军进攻狄城,是会攻不下的。”田单说:“我曾以区区即墨五里之城,七里之郭,率领残兵败将,打败了万乘的燕国,收复了失地,为什么进攻狄城,就攻不下呢?”说罢,他登车没有告辞就走了。随后,他带兵进攻狄城,连续三月,却没有攻下。

  齐国的小孩唱着一首儿歌说:“高高的官帽象簸箕,长长的宝剑托腮齐,攻打狄城不克不及下,梧丘筑城空伤悲。”田单听了很担心,便去问和事老:“先生说我攻不下狄城,请听听您讲的事理吧。”和事老说:“将军畴前期近墨时,坐下去就编织草袋,站起来就舞动铁锹,身先士卒,您号召说:‘英勇地杀上疆场,崇高的祖国将要消亡,我们个个就会走进墓地,只要一条路,英勇地杀上疆场。”在那时,将军有决死之心,士卒无生还之意,听了您的号召,莫不洒泪振臂,奋勇求战。这就是当初您打败燕国的缘由。此刻,您将军,东可收纳夜邑封地的租税,西可在淄水之上尽情地欢喜,金光闪闪的宝剑横挎在腰间,奔驰在淄水,渑水之间,此刻您有贪生的欢喜,而无战死的决心。这就是您攻不下狄城的缘由。田单说:“我有决死之心,先生您就看着吧!”

  第二天,他就激励士气,巡视城防,选择箭弩能射中仇敌的劣势地势,擂鼓进军,狄城终究被攻下了。

  原文:濮上之事,赘子死,章子走,盼子谓齐王曰:“不如易余粮于宋,宋王必说,梁氏不敢过宋伐齐。齐固弱,是以余粮收宋也。齐国复强,虽复责之宋,可;不偿,因认为辞而攻之,亦可。”

  译文:秦、魏、韩与齐国在濮上的战役中,齐国的赘子战死,章子败逃。宿将田盼对齐王说:“您不如把我们的余粮交给宋国,宋王必然很欢快。魏国因而就不敢通过宋国来进攻齐国了,齐国其实弱,此刻拿我们的余粮去结合宋国;若是齐国强盛起来,那时能够再向宋国讨回我们此刻给他们的粮食,他们不归不还,我们以此为托言出兵攻宋,也能够。”

  齐闵王之遇杀

  原文:齐闵王之遇杀,其子法章变姓名,为莒天师家庸夫。太史敫女,奇法章之模样形状,认为很是人,怜而常窃衣食之,与私焉。蕢中及恰砉臣相聚,求闵王子,欲立之。法章乃自言于莒。共力法章为襄王。襄王立,以太史氏女为王后,生子建。太史敫曰:“女无谋而嫁者,非吾种也,污吾世矣。”终身不睹。君王后贤,不以不睹之故,失人子之礼也。 襄王卒,子成立为齐王。君王后事秦谨,与诸侯信,以故成立四十不足年不受兵。

  秦始皇尝使使者遗君王后玉连环,曰:“齐多知,而解此环不?”君王后以示群臣,群臣不知解。君王后引椎椎破之,谢秦使曰:“谨以解矣。”

  及君王后病且卒,诫建曰:“群臣可用者某。”建曰:“请书之。”君王后曰善。”取笔牍受言。君王后曰:“老妇已亡矣。”

  君王后死,后后胜相齐,多受秦间金玉,使宾客入秦,皆为变辞,劝王朝秦,不修攻战之备。

  译文:齐闵王被杀戮,他的儿子法章更名换姓,做了莒地一个姓太史人家的家丁。太史敫的女儿看见法章的边幅很奇异,认为他不是通俗人,很爱怜他,并且常偷偷地送给他衣服和食物,并和他私通。莒地的人以及从都城逃到莒地的大臣聚在一路,筹议要寻找闵王的儿子,立他为王。法章在莒地就出来认可本人的太子,于是大师立他为襄王。襄王既立,又把太史敫的女儿立为王后,后来生子名建。王后的父亲太史敫说:“女儿没有通过伐柯人就出嫁,你不是我们家的儿女,其实给我丢尽了脸。”便终身不见他的女儿。王后贤惠,不因父亲和她隔离关系而掉臂父女应有的礼仪。

  齐襄王身后,他儿子建被立为齐王,王后看待秦国很隆重,看待诸侯也诚敬,所以齐王建在位四十多年,没有蒙受到战祸。

  秦始皇曾派青鸟使给王后一副玉连环,说:“齐国人都很伶俐,您能解开这个玉连坏吗?”王后把玉连坏拿给群臣看,群臣没有人晓得若何解开。王后拿起一把棰子把它敲破,告诉秦王的青鸟使说:“曾经解开了。”

  当王后病危快死时,她警告齐王建说:“群臣中某或人能够任用。”齐王建说:“请把他们的名字写下来。”王后说:“好。”于是,齐王取笔和木简要她写下遗言。王后却说:“我曾经健忘了。”

  王后身后,后胜担任齐的相国,接管了秦国间谋良多的金、玉,派去秦国的宾客,都说一些合适秦国好处的变诈之辞,他们劝齐王建去秦国,而一点也不考虑战备问题。

  齐王建入朝于秦

  原文:齐王建入朝于秦,雍门司马前曰:“所为立王者,为社稷耶?为王立王耶?”王曰:“为社稷。”司马曰:“为社稷立王,王何故去社稷而入秦?”齐王还车而反。

  即墨医生与雍门司马谏而听之,则认为可可为谋,即入见齐王曰:“齐处所数千里,带甲数百万。夫三晋医生,皆未便秦,而在阿、鄄之间者百数,王收而与之百万之众,使收三晋之故地,即临晋之关能够入矣;鄢、也医生,不欲为秦,而在城南下者百数,王收而与之百万之师,使收楚故地,即武关能够入矣。如斯,则齐威可立,秦国可亡。夫舍南面之称制,而西面而事秦,为大王不取也。”齐王不听。

  秦使陈驰由齐王内之,约与五百里之地。齐王不听即墨医生而听陈驰,遂入秦,处之共松柏之间,饿而死。先是齐为之歌曰:“松邪!柏邪!住建共者,客耶?”

  译文:齐王建去秦国朝见秦王,齐都临淄西门的司马官横戟挡在他的马前,说:“请问,我们是为国度立王呢?仍是为大王您而立王呢?”齐王说:“为国度。”司马说:既然为国度立王,那末,您为何要丢弃国度而去秦国呢?”齐王便调转车头回宫去了。

  即墨医生由于临淄西门的司马官劝谏齐王,齐王又听从他的劝谏,认为能够与齐王共谋,于是进宫参见齐王,说:“齐国地盘方圆无数千里,大军数十万。赵、魏、韩三国的医生们都不肯为秦国投机,而在东阿、鄄城两地之间堆积了百数十人。大王若是与赵、魏、韩三国结合,就有十万之众,能收复三国被秦国占领的失地,还能够攻进秦国东边的临晋关;楚国医生也不情愿为秦国投机,在我国南部的城南之下堆积了百数十人,大王若是和楚国结合,又有十万大军去收复楚国被秦国占领的失地,还能够攻进秦国南边的武关。如许,齐国强大的威势就能够成立,还能够灭掉秦国。您舍弃称王于南方之机,甘愿于西方听命于秦,我认为大王如许做其实不足称道。”齐王没有听从。

  秦王派宾客陈驰诱使齐王入秦,相约给他以五百里地盘进行棍骗。齐王不采纳即墨医生的看法,却听从陈驰的欺骗,于是到了秦国,秦王把他安设在边远的共邑,居处在荒僻的松柏之间,终究活活地饿死了。在这以前,齐国人作了一首歌谣:“松树啊!柏树啊!让齐王死在共邑的,就是那些长于变诈的宾客啊!”

  齐以淖君之乱仇秦

  原文:齐以淖君之乱秦。其后秦欲取齐,故使苏涓之楚,令任固之齐。

  齐明谓楚王曰:“秦王欲楚,不若其欲齐之甚也。其使涓来,以示齐之有楚,以资固于齐。齐见楚,必受固。是王之听涓也,适为固驱以合齐、秦也。齐、秦合,非楚之利也。且夫涓来之辞,必非固之所以之齐之辞也。王不如令人以涓来之辞谩固于齐,齐、秦必不合。齐、秦不合,则王重矣。王于收齐以攻秦,汉中可得也。王即欲以秦攻齐,淮、泗之间亦可得也。”

  译文:齐以淖齿杀死闵王之乱而仇视秦国。此后,秦国想争取齐国,就派苏涓去到楚国。又派任固到齐国。

  说客齐明对楚王说:“秦王想争取楚国,不如他想争取齐国更为火急。秦国派苏涓来楚国,是为了向齐国暗示秦、楚亲善,并用来协助任固在齐国的勾当。齐国见秦、楚两国亲善,必然会同意任固的要求,如许,大王同意苏涓的要求,正好是协助任固去做结合齐、秦的工作。但齐、秦结合,对楚国并没有什么好处,并且苏涓来楚国说的一套,必定不会是任固去齐国说的那一套,大王不如派人去齐国把苏涓来楚国说的那套重楚轻齐的话说出来,使得齐国藐视而不相信赖固,如许,齐、秦必不会结合。齐、秦不克不及结合,那末大王的地位就提高了。大王若想联齐攻秦,那末被秦国夺去的楚汉中之地就能够收回了;大王若想联秦攻齐。那末齐国的淮北,泗水之间也就能够获得了。”

http://hotskicks.com/qiwangmiao/267/

  版权所有:   
地址:  邮箱:
电话: